三个火枪手的含义

26 7月

我将在以后的文章中偶尔贴出对于股票的思考,是没有任何预兆地、与上下文完全没有相关性地突然插入。原本想新建一个“股票”分类,使用付费阅读的方式,一时找不到插件,自己又不知道怎么设置,就先这样吧。

当年舍友迷恋大仲马的《基督山伯爵》的时候我不为所动,去年才看了译制版本的电影。没有特别感觉。大仲马给我的感觉,和海明威类似,都很硬汉,写作题材也以男人为主。不过看过上海译文出版社1991年李青崖翻译的《三个火枪手》之后,我暂时给大仲马贴上了一个“卑鄙”的标签。

...
Read more »

中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

18 7月

中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

毛泽东

(一九六九年四月一日)

同志们,中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现在开幕!

今天要选举大会主席团,通过大会议事日程。大会议事日程主要包括三项:林彪同志代表中央委员会作政治报告;第二项,修改中国共产党党章;第三项,选举党的中央委员会。

现在选举主席团。要不要读?你们都知道了嘛。主席 团这么多人,一百七十六名,行不行呀?有毛泽东、林彪、周恩来、陈伯达;有董必武、刘伯承这些人;有于会咏、王体、王震这些人。一共一百七十六人。你们手上都有,赞不赞成?赞成的举手。

(全体代表举手)

多数吧?通过了。

(总理:请当选主席团成员上来。)

...
Read more »

我们在这个时代的信仰

17 7月

就像股市,一个国家进入下一个发展阶段后也要选择方向,如果像一战后的德国,由于战败国的身份遭遇种种不公并激起民间的民族主义情绪,加上经济发展过分依赖军工,经济危机爆发后,似乎就只有军国主义一个选择了——其实对于民众来说依然有很多选择,最多生活暂时艰难,苦恼的是希特勒,带领德国重新辉煌的大救星怎么能甘心在民主选举中落选呢?

...
Read more »

【重温】1987年《政治体制改革总体设想》

15 7月

【重温】1987年《政治体制改革总体设想》

中共十二届七中全会 

本文章于2016-6-10发布 累计浏览1325次

 前言:以下发表的是1987年在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先生主持下拟定的一项政治体制改革总体设想。25年来,这个方案在中国一直是秘密。虽说是秘密,其实这个设想中提到的改革措施,几乎全部被党内外人士讨论过;有的已经付诸实施,其中一些做法甚至已超越原设想方案。然而让人扼腕的是,这个今天看来还有很多问题和局限的改革设想中所提到的众多政治弊端,不仅当前仍然存在,甚至无以复加。

Read more »

我设计的社交APP的问答题

2 7月

我设计了一个社交APP的模式,可以帮助文艺青年、文艺中年更加强大。喜欢文艺的人有很多优点,例如敏感(不麻木)、理性(不乖戾)、开放(不自满)、善良(互害制度的背叛者)、学习(不传统、能接受新事物)、宽容(民族情节清淡)。如果他们强大起来,这个国家会更有希望。

我想找到合作伙伴,需要懂技术、有行政能力、懂外语、有各种资源,总之我是只有想法,剩下的都交给别人。我也不愿意出头露面,碰到罗永浩那种尴尬的场景:他走路,身后两个人嘀咕他。

考虑到中国的特殊国情,中国将是分公司,但是这个分公司暂时需要推动总公司的发展,所以我愿意把分公司的较多利益让渡给合作伙伴。欢迎和我价值观相近的朋友联系我。

...
Read more »

无情的王子

22 6月

忽然在电脑你发现以前写的歌词,属性显示是2009‎年‎12‎月‎7‎日,‏‎22:55:45。当时是写给一个偶然认识的歌手,虽然没多好,应该不算太差吧。只是对方没看上。

有人南下

有人北上

都是离开家乡

都是追寻梦想

 

我离开家乡的时候

没人送行

当我擦干眼泪

发现她在前方

默默不语

 

噢 女孩

对不起

你的王子就要去远方

那里只有他的梦

那里不再需要你

 

噢 无情的王子就要去远方

如果有一天我们再相见

希望岁月不会改变你的容颜

希望还能看见你甜美的笑容

 

如果这样

我的灵魂又将被泪水清洗

...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