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可能要关闭了

2010年夏天开通了这个博客,从此用心经营,遵循他人的建议,频繁更新,一度每天都要写点什么,甚至一次开车外出的十几二十分钟间歇时间里,也拿起笔,写出了一篇评论《雷森的困惑》。

那时真的很用心。

我不只是为博客付出时间、精力,还获得了很多。

为了寻找题材,我看了大量电影,其中很多都是精品。其中一部分也发布在豆瓣。我始终相信自己的评论,我真的以为自己了解那些电影在说明什么,比如评论《杀手乔》的《被分割的孤岛》,评论《夺命感应》的《万世不移的人性阴暗》,当然它们都不如评论《忠犬八公物语》的《忠犬八公是日本纳粹无法摧毁的墓碑》和评论《推定有罪》的《推定有罪的大陆法系是纳粹的土壤》更加内容浅白、语言流畅[……]

《时间与河流》:沃尔夫的代表作

作者:颜学军

单位:华南理工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

 

托马斯·沃尔夫(1900-1938)是美国现代文学中的一位奇才,29岁时出版第一部小说《天使,望故乡》之后便蜚声文坛,成为众多文学家和批评家关注的对象,被认为是最有前途的美国小说家,与刘易斯、福克纳、海明威等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齐名。福克纳把他列为美国现代作家的首位,刘易斯认为他前途无量,很可能成为美国现代文学中最伟大的作家。沃尔夫在短暂的一生中创作了四部篇幅奇长的小说,《天使,望故乡》和《时间与河流》是他生前出版的,而《蛛网与岩石》和《你不能再回家》是在他死后由编辑整理出版的。除这四部长篇小说外,他还发表了一些短篇小说和中篇小说。以[……]

互相拯救的艾本与珍妮

绘画艺术有速成的方法吗?

长久以来我们受到的教育是真本领需要真功夫,必须勤奋、必须辛苦,不要想着投机取巧,才能基础扎实、技艺精湛。可是电影《珍妮的画像》教给我们一个绘画艺术的速成之道。

第一是“倾听星星从云层走出来的声音。”

珍妮和艾本在郊外相遇,两情缱绻之际,珍妮憧憬地对艾本说“倾听星星从云层走出来的声音。”

让人感动的事情,通常跳出过于实际、寻常的生活,艺术更是这样。艺术必须跨界,混杂各种况味,调动起人们的听觉、嗅觉、视觉、触觉,使人们的情感融合进艺术家的创作之中。绘画里面有旋律,音乐里面有故事,诗词里面有绘画。这样的艺术品才有生命感,就像Smartisan手机会呼吸的状态栏。

星星从云层[……]

王宝强婚姻官司中的各种角色

 

和多数人的态度不同,对于王宝强的一脑门子婚姻官司,我支持王宝强,可怜两个负面角色。但我对王宝强的支持没那么坚决,对负面角色的痛恨也没那么强烈。人家的家事不足为外人道,流露出来的都是添油加醋的剪辑版本,没必要过分投入。我只是想白描每个人的所处的位置,以及由此招致的他人的误解理解,爱慕痛恨。

王宝强是小人物心怀梦想,通过自己的努力与执着,最终成功的经典例子。傅彪曾经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诉说自己在片场睡着了,醒来后嘴里被人塞进了臭袜子。由此可见在向上爬的路上,竞争是多么激烈。可是王宝强成功了,成功之后依然保持本色,仍然接拍和他的名气不大相符的偏向低阶层、或者丑角的角色,比如他[……]

人们怎样被自己的偏见赶进笼子?

多年没和表弟深聊,想不到他已经是那样的人了。南海仲裁结果出来之后,他忽然告诉我,中国和菲律宾已经在南海开战了、麦当劳在中国倒闭了,此外还热衷于谩骂与诋毁美国日本的段子,仿佛这样中国就强大了。总结起来,他就是忙于造谣和传谣,并且热切地盼望出点大事。后来我开始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现实中他那么灵活的人,会相信这类明显的谣言?而我这样深谙社会心理学,支持多元化,思维却比他极端?

他当然是把自己对社会的种种不满,投射到了民粹主义。我却是对于多数国人的麻木与愚昧痛心疾首,才态度激越。我和他的差异,也是很多国人之间的差异,比较之后可以得出结论:如果社会黑暗并且人们麻木,满怀热情,强烈希望改变社会的人们,态度[……]

众生平等的老人与海

十三四岁的时候我应该看《老人与海》,而不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不过那时我的视界里只有《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我不想做钢铁,我更喜欢大海。

中国也有渔民,对于我这个在内地长大的人来说,总有些遥远的想象。毕竟和岛国人民相比,中国这样大陆国家的渔民,总感觉不那么纯粹。岛国四面环海,对于他们来说走向世界,就是走向大海。大陆渔民眼前是浩瀚的大海,转过身去,陆地似乎更加四通八达,可是想一想海洋面积占地球总面积的71%,面向大海才是面向无垠的四通八达,尤其岛国面积小,处于大海包围之中,脚下的面积越小,他们就越没有立足之处,越是海洋人。

海洋有太多不可捉摸,它宁静、它暴虐,它是海洋人无法摆脱的自然世界。生活在[……]